上面第一张照片是爱尔兰航空在多伦多机场的灯箱广告。我们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爱尔兰航空,而且它的名字也比较难念,原来是英语化的盖尔语(爱尔兰语)的航空机队的意思。爱尔兰航空的标志色就是爱尔兰的标志色——深绿色,标准座位间距是32吋。这次来回他们给的座位都比较合理,让我们两个人坐三个位子,这样不但旁边没有人挤着,而且中间还能放些个人的东西。就因为这个,下半年要去欧洲出差的时候,为了给公司省钱,我又选择了爱尔兰航空,(不要赞我的人品,我是被迫的)。

六个小时的飞机,吃个晚饭、小睡一会儿,没啥悬念,天快亮的时候就到了。从北美出发到欧洲,每次坐的都是下午或晚上出发的红眼航班,到达欧洲第一站基本上是上午。爱尔兰离北美比较近,所以睡得时间更少,我们迷迷糊糊地取了行李往外走,经过到达大厅的时候还去旅游问讯处转了转,好像也没有得到太有用的信息。过廊桥出了航站楼,下楼前左边有一排租车公司的柜台,我们这次用的是爱尔兰本地的租车公司。一边和柜台里的大姐聊着,一边开始熟悉爱尔兰的口音,好象并不比英国口音的英语更难懂。不一会儿,就拿到了钥匙和文件。他们好象对车子上的小划伤不太在乎,我看了车又回上来要求在图上再注一下,她回答说你自己在上面画就行了,不用专门告诉我们。说到车,我们是标准的套餐,没有升级,所以就是手动排挡的车,爱尔兰和英国一样,是右舵左驾,对开惯右驾自动车司机的压力比较大。 车型呢?是最小号的福特两门车Ka,国内可能叫三门,因为后备箱打开后可以在盖板下放一大一中两个标准行李箱,旁边还能放一个小包。后来上网查了查,原来这个型号和菲亚特的500共用一样的底盘,其实上面也蛮象的。

放好行李,上车又一阵忙活,支好GPS和行车记录仪。这车设计上有个毛病,虽然现在把点烟器改成充电插座是通用的做法,可是这车上的插座被他们移到了手刹的后面,加上我的一转二才刚好够着前风挡上的导航仪,回来后发现充电器外面的橡皮护套还是裂开了。无论如何,一切都工作正常,我们出发进城了。

都柏林的机场在城市的正北方,我们上M1接着开M50往南到城里。第一个目的地是原来选好的在市中心北面的一个停车场,结果转来转去,又遇上修路,一下子又没了方向。就知道在城边上不远,而且大多数地方周日停车是不用打表付钱的,找了个还可以的位子停下,看看四周还蛮清静的,就快速撤掉所有设备,锁了车,再拍张照,辨了辨方向,往市中心走去。

这时候八点刚过,太阳才出来,马路上基本没有行人,偶尔有车开过。我们按GPS指示的方向,七拐八拐走了快一刻钟,回到了刚才看到的修路的地方,从那儿朝南走,就是O’Connell大街了。

Advertisements

Posted on November 28, 2015,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Leave a commen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